蓝桥春雪

脑洞大,文笔废

【重飞段子】时差

私设并OOC小段子

上界七日,人界千年

自神将飞蓬与魔尊重楼于新仙界私斗被贬下界后已有七日。

重楼怎么也想不明白飞蓬临走的时候到底想对他说什么。

于是姜国城破他错过了龙阳一世,寻到景天时已过千年,只能从景天的身上隐约看到些故人的影子

后来。。。。。。




没有后来了

因为在人界大劫结束后……某神将就回来了

“你让我等了你一千多年就是因为这个?”魔尊大人被暴怒前神将大人提着照胆神剑追着砍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群宣】苍茫星海,有你相伴

这是一个靠管理撑起的语C群,这里有一个不会宣群,不会写群公告的(渣)群主,还有一群敢怼群主的(大佬)管理。诚招脑洞大的,会宣群的,语C大佬的(emmmm…)。入了群就是一家人,欢迎大家入坑!群号:244586814
(入群求职需交人设哦,三次审不过就会直接退哦~/微笑)

这里魔帝,欢迎大家大家进群,白可以不要纯白起码要懂点规矩?

语C招个人

这里是综漫不正规二次元语C,暂时只开网球王子、全职高手、SA特优生、名侦探柯南、黑执事

允许自创(群主非要且她除了自创不会披)但审核很严,自创人物除人设外交一千字自戏,审核全p才算

这里有一个名义上的群主,网王自创人物

一个圈子混乱,几乎全群都是她网亲的管理

一个在半夜诈尸喝四十八个核桃都没用的二翔

一个沉迷张佳乐和ankh的百花缭乱

一个蠢蠢的苏沐橙

一个不话痨的黄烦烦

一个可爱的老板娘

一个懒到极致的唐柔

以及……并不嘲讽并不脸T正在努力发展的叶·真·说了算·本群真正的群主·本群最大的BOSS·修(正是不才在下我)

还有几个很少出来而且和我不熟于是就不介绍了,分别是苏沐秋、王杰希、喻文州。

主招全职剧组(我对全职爱得深沉)

欢迎萌新加入二次元演绎,群号码:482448907

这一日清明祭何处

  草长莺飞,微风拂过,柳枝轻扬,路有些泥泞,许是昨夜才下过雨,一路走来见许多人带着悲伤神色在一些土堆前摆满各种物什,不由得有些疑惑,寻一人问了,方知今日是人界清明,凡人是要祭祖的。
  
  不免觉得有些好笑,若说死了没多久的也就罢了,那些死去多时的人,应该早已转世,哪里会收到他们烧的那些东西。
  
  不知不觉走到一个镇上,看到店铺前那些花,煞是刺眼,走进一家酒馆,买了两坛酒,寻了个地方独饮,耳边忽然想起那凡人所说的话,心中有些复杂,那些已经死去凡人还有处可祭,而我所思慕的,却是生死两难,不知祭于何处。
  
  仰头灌了口酒,再将剩下的酒向半空中撒去。
  
  “将军,葵羽敬你。”


【将军生死两难是我私设!】

【仙剑】新生

 第一章  落凡尘,暗中筹谋定  

  在“神将飞蓬与魔尊重楼私斗致使神魔之井失守,神界损失惨重,长老团决议将飞蓬贬入人界”的消息传遍神界之后,中下层神族议论纷纷之时,长老团议事之所,一蓝衣女子正与诸位长老理论,只听她道:“即便飞蓬将军与魔尊,私斗致使神魔之井失守,但诸位长老对飞蓬将军的处罚,葵羽认为却是太过了。” 
   
  “其一,飞蓬将军镇守神魔边境,保我神界太平,却因与魔尊私斗便将飞蓬将军贬入人界,未免太过苛责。 
  其二,飞蓬将军为神界第一神界,六界之中唯有飞蓬将军能与魔尊匹敌,若飞蓬将军下界,日后魔界来犯,神界当如何? 
  其三,飞蓬将军才离开神魔之井,魔界便来袭,当真是巧合?” 
   
  “于千年大战中私放敌酋、传授给后羿的箭术后来被后羿用来射日,且玄女说的不错,飞蓬一离开,魔界便来袭,当真是巧合?” 
  说话之神正是共工,而最为主张将飞蓬贬下人界的,便是他 
   
  分明是与方才葵羽相差无几的一句话,可在共工的嘴里说出,又是另一番意味。却见葵羽脸色有些阴沉的看着共工。 
   
  “共工长老当知葵羽的意思,三族大战之时长老叛族,害得魔尊当了一百五十年的俘虏,若真有那么一日,长老不怕魔尊报复?”葵羽忽而一笑,继续说道“倒是葵羽多虑了,长老既然敢叛族,自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然不等共工说话,葵羽便自顾说道:“三族大战之时,飞蓬将军即便有过,然若无将军献策,兽族又如何退居九幽,轩辕氏又如何得以杀死蚩尤,何况三族大战之后长老团不是已对飞蓬将军做过处罚了么?昔日那般耀眼的天帝权杖,却落得如今的下场,难道不是长老团的决策?诸位长老罚也早已罚了,如今却还要来翻旧账,拿飞蓬将军昔日之过来说事,究竟是意欲何为?” 
   
  “我等别无他想,只是功是功过是过,更别说,飞蓬与魔尊相交甚笃,我等到是怀疑飞蓬心怀不满,有意堕魔”方才被葵羽噎的有些说不出话来的共工,担心重楼日后报复,又想起飞蓬曾有意将自己送到重楼面前给他出气,便冷声道:“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诸位长老当真……好的很。” 
  葵羽已然明白,长老团不可能放过飞蓬,也不废话,便直径去寻天帝,不见。去寻飞蓬,却是慢了一步。神色不明的停留片刻,却是去了九天玄女的住处。 
   
  在鬼界的轮回之井处,一道蓝光跟着方才跳入轮回井的飞蓬而去。 
   
  神界,九天玄女住处 
  
  “九天姐姐,葵羽有事相商。”葵羽可以说是这里的常客,故而轻易便到了九天玄女的书房。 
   
  “葵羽妹妹有何事?”九天玄女放下手中的书籍,看着葵羽说到 
   
  门外,一道结界悄然而起,九天玄女皱起眉头,正要开口之际,却听葵羽问道:“九天姐姐身为陛下亲女,却处处受长老团掣肘,难道甘心?” 
   
  听见葵羽所问,九天玄女倒是明白了她布置结界的原因,便是勾起嘴角:“三族之战,吾对兵法多有体悟,葵羽妹妹,当力有不逮时,自当韬晦待时,以相忍为国之心示人,再攻其无备,出其不意,以雷霆手段得胜回朝” 
   
  “那么,如今九天姐姐可愿助葵羽一臂之力?” 
   
  “葵羽妹妹想要做什么?” 
   
  “神界安逸太久了,该是时候来一场变更了。”葵羽看向窗外,目光有些悠远,却是扬起了一抹诡异的笑 
   
  “葵羽妹妹可有何想法?”九天玄女看着葵羽,选择性忽视了葵羽的那抹笑容 
   
  “飞蓬将军被贬下界,他的部曲必有不满,姐姐手下亦有三族之时便跟随的部曲,对上长老团手下并无实战经验的神军,姐姐的胜算有几分?” 
   
  “妹妹倒是好打算”九天玄女听着葵羽的话,在心底盘算,羲和长老亡子的心结,以及共工……倒是都可以利用 
   
  “姐姐过誉了,只是飞蓬将军的部曲,还望姐姐去寻了,且葵羽不通兵法,还请姐姐统筹大局。” 
   
  “这是自然,不过……除飞蓬将军的部曲外,还有前水魔神沧溟的部曲也可联合起来,且飞蓬将军的部曲夕瑶应当也认识一些,沧溟的部曲在三族大战之后便了无踪迹,夕瑶守护神树应当知晓不少消息,妹妹亦可以去找找她,还有神树……” 
   
  “多谢姐姐提点,葵羽知道了” 
   
  半个时辰之后,葵羽从九天玄女处出来,又向神树方向而去。 
  
  “夕瑶姐姐”来到神树之顶却见夕瑶坐在神树之上,望向人界,眼底满是怅然与思念,葵羽心下一叹『若非将军下界,夕瑶姐姐怕是也不会如此罢,自己何尝又不是,明明心慕于他,却是连同他说话也不敢,如今……』
  
  调整好自身,来到夕瑶面前,敛眉颔首,微微笑道:“葵羽有一事想请姐姐帮忙。”
  
  此时的夕瑶却是望向人界,似是在寻找着什么,而她所寻找着的,正是神将飞蓬的转世
  
  “若是从前,他早该来疗伤了吧。神魔之别,早就劝过他的,如今再也不会有谁来找我疗伤了罢”看着人界的夕瑶喃喃自语到,听见葵羽的声音便看向葵羽的方向
  
  “葵羽妹妹有何事?”
  
  “葵羽想请姐姐,帮忙联系飞蓬将军的部曲,以及想从姐姐这里。得到前水魔神沧溟部曲的下落。姐姐守护神树,应当知晓不少东西。” 
  
  “葵羽妹妹要这些做什么呢?”
  
  “夕瑶姐姐,你希望飞蓬将军回来吗?”
  
  “如何不想,可飞蓬怕是回不来了啊。”
  
  “长老团行事并未经过父神首肯,一切便还有转圜的余地。”
  
  “可这与飞蓬和前水魔神沧溟的部曲有何干系?”
  
  “我想推翻长老团,手中自然要有兵力,此前我已去找过九天姐姐,她亦会帮我。”
  
  “如此……我便将这些交给你罢,神树我亦会注意,不会再让长老团所属进入神树。”
  
  “葵羽在此谢过姐姐”
  
  “妹妹客气了”
  
  自神树之处离开后,葵羽便在神界各处出入频繁,长老团见她如此,倒还关注了一段时间,见她并无异样才放下心来,随她而去。而长老团的举动葵羽自是知晓,故而那段时间当真并未做什么,只是四处游荡,而当长老团放下戒心后,便开始着手布局了。 
   
  “不知这盘棋,诸位长老可接的下?”埋下一个暗棋的葵羽如是想到 
   
  在飞蓬下界的不久之后,魔界诸位高层也开了一个会议,因飞蓬下界,神界已无可抵挡魔尊之神的缘故,在商讨要不要起兵攻打神界的相关事宜。 
   
  最后被魔尊一票否决,反正嘛,没有飞蓬的神界在重楼看来,完全是一群渣渣,令他提不起一点兴趣。而魔界的这群家伙也只会给他添乱,居然趁他和飞蓬比武的时候去进攻神界,结果没给神界造成什么太大的损失不说还连带着飞蓬被贬下界,害得他失去了一个对手和知己。
  
  
  看着脸色低沉明显是在强压怒气的重楼,在场的魔都选择了闭嘴离开,对他们来说,现在还是不要去触霉头的好。可怜了首席魔将溪风,在承受了魔尊的怒火之后,还要负责处理魔务,因为重楼已经去人界寻飞蓬的转世去了。 
   
  其他魔将虽想进攻,然重楼不在,他们也不敢贸然行动,毕竟之前趁重楼和飞蓬比武而私自进攻神界的魔将已经被重楼给灭了,而且还是用各种酷刑活生生的折磨致死的那种。其他魔将面面相觑,有些怀疑……魔尊到底要不要占领神界?
   
  而溪风看着这群面面相觑的魔将,心理暗暗想到『占不占领神界,对于尊主来说根本没什么,尊主在意的,一直都是飞蓬将军啊,那群神军到新仙界抓飞蓬将军的时候尊主还邀他堕魔呢。可惜啊,被飞蓬将军给拒绝了,早知道会这样一定让尊主想办法让飞蓬将军堕魔啊。』不过溪风也只能想想了,这些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来了。只能面对着一大堆魔务欲哭无泪了,还要想着今天如何回去和水碧交代回的这么晚,水碧因为和他私奔现在被神界通缉,他怎么着也得给水碧找个藏身之所不是,不能在魔界,不然一下子就会被神界发现,一个弄不好就开战了,左思右想最好的藏身之处应该是人界,大不了他两边跑嘛。
  
  现在看向另一边,一群魔将看着溪风的有些摸不着头脑,想趁着这段时间进攻神界却也没魔敢乱动,那是因为除了怕重楼生气以外,还因为神界那边没了飞蓬连带着重楼不在魔界,他们的胜算也不是很大的,毕竟神界那边还有一个九天玄女和一个葵羽玄女,现在魔界这边能打的过她们的……嗯……没有。也只能,按兵不动了,所以有很多魔将都暗搓搓的希望飞蓬的部曲来个造反什么的,好让他们有机可乘。

【感觉夕瑶崩了?终于到三千字了,下一更……最迟在春节,先发一章,毕竟这坑我是打算春节才开的】

【仙剑】新生

先发文案,和设定
大概是假如飞蓬被贬下界,葵羽没有堕魔,而是联合九天玄女造反,所以新生指的是葵羽也是神界。

主cp……没有吧,副cp重飞

眼见你傲骨被折,耳听你受罚下界,才知此身何等无力!
哀戚无用!求助无门!
泪如水入湖畔涟漪,最后一滴。
从此自弃那曾不以为然,而今看来软弱自缚的囚笼。
今后,吾自浴火重生!

前尘尽散(夕瑶视角)

景天和唐雪见离开后,我曾问过自己,可悔?
  
  不悔。二字竟是脱口而出,带着无比的坚定。我知道,飞蓬是景天,但景天却不是飞蓬,那个神将,早在千年前便已离去,再也不会回来。而我所求,不过一场虚妄
  
  即便如此,我亦不悔。雪见是我以神树之实造就,不过是因为我的执念。却在见到景天的那刻起便瞬间清醒,轮回过后,前尘尽忘,他早已不是飞蓬。既然这样,我到底在坚持什么?
  
  风灵珠不过是物归原主,那本是他的东西,即便,他已不是飞蓬。如今我执念已消,只望他二人安好,而自己……不过永劫之死罢了,又有何惧。
  
  只是今后,神族三大玄女,却只余九天一人了

【大概是自述?求评论!】

堕魔(名朋自戏)

【听闻神魔之井失守,最先想到的,便是镇守神魔之井的那神,神魔之井失守是否代表着,他……出了什么事?思及至此,未听完手下之神所语,便匆忙出门,朝神魔之井而去】
  
  【途中听见“神将飞蓬与魔尊重楼私斗致使神魔之井失守,神界损失惨重,长老团决议将飞蓬贬入人界”的消息,便是怒由心生,直至长老团议事之所,进】即便飞蓬将军与魔尊,私斗致使神魔之井失守,但诸位长老对飞蓬将军的处罚,葵羽认为却是太过了。
  其一,飞蓬将军镇守神魔边境,保我神界太平,却因与魔尊私斗便将飞蓬将军贬入人界,未免太过苛责。
  其二,飞蓬将军为神界第一神将,六界之中唯有飞蓬将军能与魔尊匹敌,若飞蓬将军下界,日后魔界来犯,神界当如何?
  其三,飞蓬将军才离开神魔之井,魔界便来袭,当真是巧合?
  【语毕,看向诸位长老,想要个回答】
  
  于千年大战中私放敌酋、传授给后羿的箭术后来被后羿用来射日,且玄女说的不错,飞蓬一离开,魔界便来袭,当真是巧合?
  
  【脸色阴沉,眼神锐利的盯着说话之神,分明是与自己方才所说同样的话,却又是另一番意味】共工长老当知葵羽的意思,三族大战之时长老叛族,害得魔尊当了一百五十年的俘虏,若真有那么一日,长老不怕魔尊报复?【忽而一笑,继续说道】倒是葵羽多虑了,长老既然敢叛族,自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三族大战之时,飞蓬将军即便有过,然若无将军献策,兽族又如何退居九幽,轩辕氏又如何得以杀死蚩尤,何况三族大战之后长老团不是已对飞蓬将军做过处罚了么?昔日那般耀眼的天帝权杖,却落得如今的下场,难道不是长老团的决策,如今诸位长老还要来翻旧账?
  
  
  功是功过是过,更别说,飞蓬与魔尊相交甚笃,我等到是怀疑飞蓬心怀不满,有意堕魔【方才被噎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担心重楼日后报复,又想起飞蓬曾有意将自己送到重楼面前给他出气,便冷声道】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诸位长老当真……好的很【已然明白,长老团不可能放过飞蓬,也不废话,便直径去寻天帝,不见。思及时辰已到,便去寻飞蓬】
  【丝毫不在意周遭的神军,看着飞蓬,问道】将军方才离开神魔之井,魔界便来袭,将军以为如何?
  
  【见他疑惑的看着自己,却说了一句与问题无关的话】重楼曾邀我堕魔,我拒绝了【而后便离开了。心中有些悲凉,很是明白,六界五行,再也无神将飞蓬了】
  
  
  神魔边境
  【向天帝寝宫的方向望了一眼,再看向面前的神魔之井心底叹息:陛下……父亲,葵羽怕是要让您失望了。凝聚神力,全力劈开神魔之井】
  
  
  从今以后,吾为,葵羽天魔女




【为什么葵羽第一想到的不是神界而是将军呢?因为能听到神魔之井失守的消息就代表已经没事了。求评论,文渣,写的不好致歉。我就看看谁能猜到将军答非所问的话的含义……昨天看了群记录的不准说!】

怆心(名朋自戏)

吾名宿和,乃龙潭化身,汝可知吾不能创造只能交换【龙潭之上,一名白衣白发的男子神情淡漠,声音无悲无喜】
  
  知道,如今纷繁诸事已了,葵羽此来是想换一个神【一身蓝衣,站在龙潭边,神色平静,只是话语中,带着几分决绝,龙潭之事此前已然查清,故而宿和的话亦在自己的预料之中,用千年时间培养出一个可以堪当天魔族族长之魔,为的便是今日。昔日堕魔之后,陛下便抹去了除神界高层外诸神对自己的记忆,如今只是被遗忘的更彻底而已】
  
  以汝生命以及所有与他相关的记忆为代价,交换出汝所期望的生命。汝可后悔?
  
  不悔【闭上双眼,脑海中却是浮现了当年自己尚是神树之实是飞蓬的救命之恩,以及……他那一抚之慰,那时虽然尚是神果,却已有了意识,只因这一抚便已倾心,睁开双眼便是一片清明】
  
  神将  飞蓬,即为吾要交换之神,有劳了【微微一笑,欠身行礼是为感谢,今日之后,世上便再无葵羽,亦无人会记得葵羽,只愿心中所念一切安好】

催更歌

风过无痕:

我不虚


简笔画—地狱前线恶势力枉叹之:



今日群里大佬多,个个脑洞满火车。


说得一个赛一个,一提更新就甩锅。


真的不是我不爱,都是游戏惹的祸。


农药屁股阴阳师,吸完晚上三点多。


明天早上要早起,更新什么改日说。


迷妹一听双泪淋,什么更新改日说。


一年一年又一年,我们等了八年多。


抗日英雄归故里,我们还在坑里饿。


大佬大佬行行好,哪怕就喂俩萝卜。


大佬叹气解释说,开坑时我难琢磨。


大纲俱都成废纸,脱缰野马怎么勒。


懒癌晚期难治愈,更新不如贪吃蛇。


这些全都是借口,大纲没了算什么。


剧情人物有灵魂,该做什么做什么。


卡了长篇写短篇,歇歇心思练练手。


懒癌我做你闹钟,首先卸载贪吃蛇。


大佬不要找理由,听我一首催更歌。